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尹铭 > 券商将死 谁来接棒?

券商将死 谁来接棒?

16年维权路 拷问券商行业道德

1996年初,被誉为“九五计划第一股”的“琼民源”吸引了10余万名股民的蜂拥而至,其中包括湖北的投资者--徐小青。琼民源的业绩一路刷新,徐小青也在规划自己的未来,觉得离梦想越来越近。但是,在单日创下5636.2万股的天量交易之后,琼民源因为虚假年报涉嫌欺诈,使大批股民高位套牢。最终因虚报利润、虚增资本公积金及操纵市场三项罪责,遭遇停牌。

而后,琼民源董事长李建华大幅压低公司资产价值,由1996年年报的17亿,瞬间缩水至-2000万。就此,琼民源10多亿元资产人间蒸发,许多投资者遭受重创。像众多散户一样,徐小青在经历过希望、失望、无望的煎熬之后,倍感愤恨和无奈。2013年,退市16年的“琼民源”重新开启股东诉讼,552位社会法人股东的艰辛维权路,仍在继续……

安全盈利 天通银绿色投资 

回看整个券商历史,琼民源的覆灭不是个案,产生的根本原因,我们可以归结为券商制度本身的畸形。与它相比,近年来发展迅猛的天通银投资项目,制度上遥遥领先。天通银依托于2008年由国务院授权成立的天津贵金属交易所,后由中信集团官方控股。成立之初,天交所就十分注重白银避险保值功能的挖掘,首创的全网梯级投资模式,使国际市场的投资反馈迅速及时。

而对投资者而言,证券市场从一开始就充斥着大量的污浊内幕,庄家吕梁亲手导演了“中科系”从大牛股到大崩盘的世纪性股市悲剧,使人们第一次揭开市场背后的坐庄黑幕;银广夏从拥有全年440%以上涨幅的“中国第一蓝筹股”,演变为世纪末的最大骗局。一件件黑幕的曝出,使股民的信心严重受挫,加剧了市场动荡。

总的来说,券商制度的劣根性主要体现在挪用客户资金和资金漏洞上。我们可以看到:

南方证券,挪用客户准备金高达80亿元;

华夏证券,违规挪用客户保证金57亿余元,用于违规自营,造成亏损……

券商巨头们动辄数十亿元的资金挪用记录,一步步地将投资者的信任侵蚀殆尽。

多年来,中国券商的净资本总是不够用,业绩增长却以不停地向股东融资圈钱为前提。净资本投资回报率的持续走低,使企业资金链极其脆弱,一触即发的债务危机,往往是压垮券商的最后一根稻草,也成为整个投资市场的隐痛。

相较于券商屡试不爽的融资策略,天通银实行第三方银行的资金托管政策,会员单位与投资者之间不涉及直接的资金往来,有效保障交易安全。另一方面,天通银投资不允许代客理财,最终实行的破产保护机制,也能够有效杜绝投资者的权益损失。 

统一明确的投资品种

投资者选择股票的时候,需要考虑公司规模、整体收益、市场环境等多种因素,十分复杂。与股票不同,天通银的投资品种,仅限于国际规定的固定标准,产品明确,价格统一。而且对天然是货币的白银来说,交易品种本身就有价值,可以轻松实现实物交割。

国际接管的安全平台

“以严格的计划经济模式,管理本应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金融领域”,是如今券商面临的现实环境。众所周知,国内对于券商的监管过于强调审批,虽然进入的门槛高,但之后的监管则沦为不力,为非法融资大开方便之门。作为全球市场联动的投资品种,天通银拥有一个机制健全、法规完善的安全平台。国际市场直接接管的机制,使天通银与伦敦银报价体系实时统一,价格公开透明,完全杜绝庄家操控。

体制灵活的股份制

新形势下,国有体制生硬死板的弊端逐渐显现出来,缺乏执行到位的管理激励体制,使券商陷入恶性循环之中,整体动力匮乏。但天交所会员单位大幅向民营资本倾斜,以股份制形式参与业内竞争。一方面,使公司信息得到及时充分地披露,另一方面,整体流程完全接受市场监督,真正做到交易公平。

天通银  接棒中国经济

最近2年的数据统计显示,天交所的交易总额已经超越沪深两市的交易总和,发展潜力巨大。2013年初,天交所又有新动作。迷你合约的推出,更加适合中小投资者的口味。几百元就能操作一手的超低投入,极大地增加了投资者的翻盘机会,使天通银投资真正的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

券商在经历兜转多年的辉煌之后,正逐渐没落。它们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,笔者认为,天交所会员单位将具有足够的能力接棒金融界。因为他们拥有强大保值力量的金融筹码,拥有深受投资者信赖的官方平台。更重要的是,它们将成为影响中国经济的关键。

推荐 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