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尹铭 > 民企的江湖救急

民企的江湖救急

还是巨大进步。

 

纪念四十年的时候,开始讨论是否亲儿子; 想想看,纪念三十年的时候, 讨论的可是原罪:对纪念二十年开始的国企改弃的的反动。

 

贸易战,九月份,已经赢了,在出口数据上。为什么要着急解决这个问题呢? 从战略上或者技巧上,拖着不解决不是更好吗? 优势行业继续横扫,缺乏经济效益的短板行业还可以“不惜代价”补一补,实在搞不定的,再聊再聊----

 

时间在我,见着拆着,不被恶劣事件所激化,不被 “樽前谈笑的黑刀”带偏。

 

有别于国企的 “收费站都会亏损”的旧问题,大民企的问题主要是债务:

 

在去杠杆的环境下,“既然借我俩百亿,为什么不再借我伍佰亿,为什么别的亲儿子可以借一万亿”的“发展之痛”。

 

社会,法律,舆论对民企绝对是宽容的:无论是信贷,还是性侵。

 

国内已定验的案件,可以发现,往往此类案件发生在公司内或社会上数十起,上百起,才会被 “最后的受害者”拼死反复抖露出来。而发现其它犯罪证据,往往以与本案无关,早早结案,从轻发落,只是不能在“春晚”直播拍巴掌了。

 

不同于米帝,一个县级119,就能把企业家刷个够。 重商主义下, 这还不够宽容, 就没话说了。这种语境下,别提什么税收呀,信贷呀, 工商呀此类小问题了。

 

类似纪念改开十年时候的 “国企三角债”, 民企狂飙之后的是八爪鱼式的 “多角债”的死结。 

 

最好的江湖救急不是 “再借个五百亿”, 而首先是“快” ,时间成本高,债务拖不起,权利义务关系又明确,只是交织在一起,缺乏“解扣人”。

协调中, 多方利益博弈, 三年能解决的,为何不一个月解决。 就是死,也来个痛快的吗?

 

当年米帝金融风暴, 一个星期释放危机,一个月内开始恢复。 面对命运,民企中的骗子和实干家,都善于凤凰涅磐,不必担心。

 

如果时间成本过大,  不但企业不保,还可能在肉体上消灭他们,问题还是没有解决。

 

其次是“活”。能活大龙活大龙, 能活棋眼活棋眼,能活全局活全局,能活局部活局部。不要多米诺,不仅仅是保护债权人,也是保护债务人。

 

“ 五人分马, 不要五人分马肉。” 两千亿的集团倒了, 一千六百亿的各个子公司活下来, 只是换了主人。

 

宏观经济政策还是为上个月政策买单,比如说“十月不有效减税, 十二月不得不开始保就业”了。

 

2019,每个人都能活着, 乐观点,愉快点。

推荐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