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尹铭 > 大象也能跳舞(二):科技日当午的社会成本

大象也能跳舞(二):科技日当午的社会成本

半年了, 终于统一了意见,有了最大公约数,可喜!

 

非常荣幸这个公约数还包括了川普,老司机方向盘一打,差点弯道劫了“我的国”的科技大车。丝毫不顾及“锄禾日当午”,不顾及塑料花友谊。

 

公约数还包括菜场幼稚园的小朋友们: 作文演讲中,不当明星跑男快女了,昧着良心又要当科学家了,要帮祖国研究”芯片’’, 比他们父母忙碌学区房的父母,有出息多了。

 

被拿来说事儿的芯片,成了显学,就是科技工业的钓鱼岛。好消息是,事实上已经过了”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’’阶段, 到了 “自古以来’’的自由阶段。众多还要投身其中的企业,不知是什么目的?

 

既然小朋友们和出租车司机还都表示,还要继续努力呀,剩下的争论,是方法论了。

 

是让市场主体“清风拂山岗”自发缓进,还是为了“鸿鹄之志”的产业政策,快到箩卜不洗泥呢。

 

方法论肯定有黑猫白猫,方法论有没有最大公约数呢?

 

那应该是社会运作总成本的降低。

 

这次减税, 感觉是 “把该收的收上来了,能减的没有减下去。” 社会税负总额是上升,既然减税有传导作用,有叠加放大作用,那么反之也亦然喽。

 

近来,房地产利率几次上调,可房地产上下游还是享有社会总成本中,最低利率,最低融资成本。政策指向性,还是 “嘴上说不,身体却很实诚”。其它行业含科研,综合运营成本,应该不比“校园贷”低,不过曝内衣照而已。

 

每天抽丝般的降负,用太祖的比喻,是小脚女人走路,幅度大,步子小。

 

不顾JET-WHEEL的谈判,谈来谈去,无非希望对方的脸上能长出好吃的大米来。那为何不能努力打通自己的血栓,自己多产点大米呢?

 

政府来分配资源或来做风投呢? 除了” 跑冒滴漏”的老问题外, 如”米帝良心企业”领袖指出,

“他们不可能准确知道方向”,本身这个事也需要(人类)验证。

 

交给民企,科学研机构和校办科技企业呢? 那白猫也有话说, “他们只挣块钱,只搞贸工技”,到头来还是个组装车间。

 

降低社会总成本应该是当前可达成的共识,让潮水退去, 黑猫白猫一番,中流砥柱自然会突出,小石小砂自然沉底,不用再去费力弯腰在河里摸来摸去,一手稀泥。 

 

期望明月照大江的一天,豁然开朗般到来。

 

CAPTION:这次为监管点赞, 对一边领科技补贴,一边玩金融的“关键技术”科技企业,不但要提前棒喝,还要穿透。

推荐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