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尹铭 > 关内关外(二):被去杠杆的经济犯罪调查

关内关外(二):被去杠杆的经济犯罪调查

一系列的南橘北枳。

 

道德,人性,气候,都不是原因。

 

说谎的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恰恰会说出事实真相。

 

是缺乏穿透式大数据犯罪监管,缺乏的不是技术,而是决心,是立场,是对司法正义的选择:到底是违规,是违法,还是犯罪,到底谁是罪犯,监管要得罪人的,到底要得罪谁呢,这是个关乎个人前途命运的问题(这可是他说的)。

 

有利益就难选择了:从仕途安全的结果上,往往选择了石头,鸡蛋的命运就是被二次伤害。第一次是犯罪行为的,第二次是去了杠杆的法律和正义。

 

乐视前董事长远遁后,省长都不换的幸福生活,和十四万被讽刺“愚蠢贪婪”的股民和基民;

 

崩溃的银行安全体系,仅违纪处理的各级行长,和被黑掉的破纪录的天量贷款;

 

有官方站台P2P,疯狂的金融创新新贵,和 “ 缺乏理性和贪小便宜”老年投资者。即使有刑罚,对“公司犯罪”的认定,刮地式的巨额公司罚金,往往彻底剥夺了投资者减少损失的期望。

 

拆掉关界的深圳,独董突然指责二股东违规的理财产品,如果指责得手,这些巨额收益,将反馈给形式合法合规投资者,还是要被保险监管方没收呢?

 

证券监管方也是蛮逗的,去年山东墨龙吃相那么难看的内幕交易,一开始也是拟要按信披违规来逻辑一把。舆论哗然下,幸亏不是罚酒三杯,罚款六十万的结尾。

 

现在,獐子岛也要按信披违规来逻辑一把。而董事长家庭等公司高管对上市公司资金资源的侵占,从千万预算式,上亿的项目式,到日常分布各地公司抽水机式日常贪墨,在大数据监管下,居然视而不见。

 

那就难怪出现挑战式信披,之所以敢蔑视监管和人性,敢质押四万股民,敢图穷之举是有历史原因和现实基础的。平时拼命抽水的公司管理层,人生布局完成后,应该充满“勇敢”,再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。

 

相反,匕见的最后一竿子,彻底把东三省省长书记的努力,打到沟里了。

 

过去是因为你们不敢,现在是因为你们在装糊涂。

 

这不是公司犯罪,而是公司管理层侵占上市公司资金资产的犯罪。上市公司是管理层的受害者,上市公司的股东含集体股东和二级市场股东,是管理层犯罪行为的受害者。

 

穿透式大数据,应该洞若观火。

 

 

好消息还是有的,曾经跟踪某国企上市公司,连续四任董事长因贪墨被刑罚,公司才回归正常,才有所谓公司治理。

 

不过那几次出手应该是纪委,而非难以选择的监管方。

 

说说题外话,南橘北枳,地域炮还是有案例的。

 

上文说到,同一体系下,南车比北车质量好,北车的兄弟们更会做人做官做院士,更会讲政治树典型,但质量和技术还是南车的靠的住。这是多年前就有的个人体验,因为人命关天,还关系到新时代四大NB”, 所以不怕送快递,再嘟囔一遍。

 

同样的案例,军事迷都知道的,还存在同一体系下的沈阳飞机和成都飞机,差别有多大呢?一个是歼-8和它的所谓系列;一个是歼-20.

 

还存在前沿产业下,南方的AI机器人等科技企业盆满钵满,雪国的肯定最终亏的妈妈都不认识了。但雪国企业申请经费和催牛皮,定是很给力,还会出官员出院士。

 

希望这些只是现象。

 

 

 

推荐 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