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尹铭 > 关内关外

关内关外

大数据时代,认知碎片化了,而民粹最能共鸣。

 

2018年第一炮还是地域炮。出了山海关,有事找本山都不好使了,企业家只有在雪地里,亲自喊麦。

 

一边是我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一边是到我地头,就要给我低头。政府企业,都是任性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

相对于制度,气候和人种应该也是重要的。不过同样在更北端,北欧国家善于精细化创兴而俄罗斯善于战略思维和宏大整合。

 

那到底有没有地域炮,肯定是有的。例如,个人观察,北车领导比南车会做官做人,而做产品做市场做研发,南车比北车好了很多。

 

獐子岛的旅游扇贝和地域无关,与制度无关,只是董事长家庭和家族的日常贪墨问题。例如,还是个人观察,吴总贡献了一个亿股票给上市公司后,上市公司公司立刻进行了一系列与其个人相关联投资。

 

说到地域,有东北就有西南,不知道是遗毒,还是地域问题,反正蜀道历史上就比山海关险峻。其它地方的券商和金融机构往往为财,为色,为权,为利才玩命,而西南的券商和机构就是为了“搞事情”,过去的坑爹的IPO和常规业务不说了,发的产品也是百花齐放。多年以前,本人还在实践“铁肩担道义”,就感叹他们的产品和行为完全脱离逻辑,都不是为了“低级趣味”,就是为了玩命而玩命,英语叫“JUST FOR FUN”.

 

好在深圳在拆除关界,尽管早已形同虚设。设立在于区别和管理,拆除为了平权和发展。还有利益之争,但摆脱了吃相十分难看阶段,2018年,愿上帝保佑实现共赢的人们。

推荐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