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尹铭 > 于欢案挑战伦理,舆论开始挑战债权

于欢案挑战伦理,舆论开始挑战债权

 多年前,水更深“民间借贷和集资引起”的吴英案,随着案情不断披露,事实不断反复,后来的细节都能捅到了天庭了。背景不要太乱,不展开了。

 而当时民间及舆论准备:更多是呼吁民间金融的合法开放,有浙江企业家表示,向银行借不到钱,银行脸难看,发展实业木有钱呀

 那就放开吧。

 以后,就是群众式民间借贷的放开和运动式“互联网金融”了。还有计算跑路率的融资平台和作为后果之一的 “于欢案”了。

所以, 于欢案件的发生是对吴英案件后果政策初衷的反动。

高利贷有多坏,肉食者鄙,不知道,长在红旗下的BOY们,事实上早就知道,那还是在伟大的VCD时代。

 

二十年前,风靡大陆VCD和风靡校园的港产片<<古惑仔》系列展示了香港地下金融对伦理的破坏性:当丈夫面强暴妻子,凌辱妹妹,门上锁,墙涂漆,等等。

 BOY们,都有印象吧?当年的“奥”语不都是这么学的。

 可循规蹈矩的BOY们准备考试之余,哪个不想仍掉书包,去砍人,哪个眼睛男不要去做兄弟,不要去“行古惑”。

 邪恶不邪恶,刺激不刺激,当时惊艳了荷尔蒙呀。

 被于欢刺死的“古惑仔”杜某,从年龄和手法上看,应该也逃不过系列VCD的超强纠错。虽然不是“扛把子”,但他中刀后还能驾车去医院,还能和医生继续PK,比二十年前的VCD偶像大天二,包皮弟,浩南哥,山鸡仔真是不知高到哪里去了。惊奇不惊奇,刺激不刺激?

 

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是日记里的雷锋,不是地下金融业者;扶持实业的是产业文件和官员年终总结,不是开当铺老板。百分之二十年息收上来的银子,再放出去,追求必然是血筹,惊奇吗,刺激吗?

 

一点不惊奇,狼是要吃人的,问题不在狼,问题是狼是不是要放出来?是谁放出来的?

 和二十年“不忘初心”的杜某不同,人到中年,不想去砍人了。唯一担心是,此案一出,目测在舆论准备上,更多的是酝酿一个破坏性更大的产业或金融政策: 所谓新的破产法和对债权的合法赦免

 当前国情下,债务人如果可以合法地彻底地规避合法债务,完全免责,让债权人丧失追索权和希望,是比“债转股”更凶残的权宜之计。尤其在一波所谓互联网金融之后,后果会更灭人伦和更血腥。

银行 国企地方政府的且不论,早没有办法了。就个人和私企债务而言:

企业家(债务人)是人,是母亲,债权人也是人,也可能是另外一个案件中走投无路的母亲。所以别拿母亲说事儿,也别拿于欢案件说事儿,这是一起恶劣的,灭人伦的,舆论关注的,由敲诈勒索引起的刑事案件。

 国内债权规模有多大呢?天知道?反正比于欢妈妈的大的多?废债权,天下不知多少家破?多少人亡?

另外,在上一篇论述山东女孩报警和獐子岛的文章中已经提及:山东的基层警方是偏弱,导致好人不好,坏人不坏。当时不敢展开,展开了,矛头就对上了具体办案的个体警察了。

 

个人经历,领教过山东临沂和滕州的黑社会和济南中高层官员,也觉得,问题肯定不是出现在一线警员,“脖子上面”才是问题所在,才是病灶。

 

这次地方官媒,也证明,脖子上面的官员和思维方式,才是问题所在。

 

倾家荡产和死人,是地下金融和乱入的“互联网金融”的常态,媒体多有报道,并未持续发酵。

 

此次传播点,在于对于人伦底线的突破,《南方周末》干了媒体该干的事情,漂亮,您又回来了

 

一百五十年前,被民间借贷玩破产后,高尔基的爷爷对他说,我不能保护你了,让你觉得世界是个天堂,回到人间去看看吧。

今天,我们看到了人间。

让人高兴的是,《南方周末>>还是二十年的《南方周末》,让都卧床病老的老BOY们看到了人间的真实和残酷

 

 二十年的母亲还是母亲以前是交不起提留还被挑了脚筋的农妇,现在是在社会上硬撑的灰色的“农民企业家”。

 

二十年后,小白兔式良好初衷在基层还是走了样,还是血淋淋。

 

二十年后的古惑仔依然嚣张,横行乡里,以前收各种罚款,现在收贷款,聊城一带我大晒,满是荷尔蒙。

 

二十年后的官媒,换了马甲以自媒体身份,还是准确站在舆论的对立面。

 

这些不重要,千万不要再来“引狼驱虎”的法律和金融政策了。

 

了肺没? 

这是让人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的新闻,能暴走狂奔十公里的新闻。

 忍了两天才码字,就是要看到事件前因及全貌。

这是《古惑仔》歌词,看看于欢母子面对是哪个群体。

 

 叱吒风云 我任意闯万众仰望

叱吒风云 我绝不需往后看

翻天覆地 我定我写尊自我的法律

这凶悍闪烁眼光的野狼


天生我喜歌
傲慢做本性 忘形言行失敬
那管你 万世巨星
这是摔性 我任性
以天性 亡命拼命

推荐 26